浑河上的桥
时间:2017-12-14 来源: 文字大小:

    站在宽阔壮观的浑河大桥上,静静地观看特意留存的老浑河桥自南向北第18孔桥墩及其他部件,仔细地阅读老浑河桥纪念碑的碑文,眺望三好桥、富民桥、长青桥那些别致的“花样盛装”,你的心灵不能不受到震撼,长虹卧波的浑河景色,真是太美了!也不能不促使你浮想联翩,历史上浊流滚滚、帆影点点的浑河,什么时候开始有桥的呢?

  浑河上最早的木桥

  浑河上最早出现桥梁设施是在明建沈阳卫后,当时只是临时性木桥,由于经不起汛期洪水冲击,屡建屡废,两岸交通多半仍靠船渡。现存最早成于明永乐年间的东北地区总志——《辽东志》中有“浑河木桥,卫南十里”的记述,这是关于浑河上最早的有关桥的记录。这一木桥应该是浑河上最早的木桥。

  关于这座桥的长度等具体问题,由于《辽东志》中没有详细记述,现今我们也无从知晓。比《辽东志》晚二百多年的康熙年间刻本《盛京通志》也有“浑河木桥,城南十里”的记述,说明在康熙年间,浑河上也有木桥,而且木桥所在地点和《辽东志》中所记载的应该是相同的。当然这一木桥肯定不会存在二百多年,应该是被水冲毁以后某一时期重修的。至1948年浑河上除长大线上三座铁路桥外,只有一座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公路桥。

  1917年纂修的《沈阳县志》中又记述了城南十里浑河有座木桥的事,不过这次关于这座木桥记录比较具体,文字也比较多,使我们能更加具体地了解这座木桥的基本情况,特别是又发现了1905年拍摄的这座木桥的照片,也是目前发现的关于浑河上木桥的最早的一张照片。

  这座木桥是沙俄在1904年修建的。1900年沙俄侵占了中国东北,为了争夺中国东北和朝鲜半岛,日本和沙俄于1904年在中国领土上爆发了日俄战争。19049月,日俄辽阳会战俄军惨败撤退奉天后,为了阻止日军北进,充实前方物资,沙俄快速修建了这座木桥。这座纯用木材建造的木桥,长二里多,柱深五六丈。桥上还铺有轻便铁道的铁轨,这条轻便铁道应当是从奉天城铺到今沈阳市苏家屯区沙河街道一带。因为后来的日俄战争辽阳会战、奉天大会战主战场之一都是在今天的沈阳市苏家屯区沙河街道的万宝山、沙河附近。从沙俄本土运送来的战略物资在奉天火车站卸下后,运到浑河以南地区,特别是沙河一带,只靠船只那就太慢了,所以俄军在浑河上沈阳、抚顺处各建了一座木桥。这座木桥在日俄战争奉天大会战中受到了破坏,沙俄军队逃跑后,这座大桥归日军所有。日军对木桥进行了简单修复,并将大桥起名为“大宣桥”。1905429日,日军举行大宣桥开通仪式,日本满洲军总司令大山岩等日本侵略军耀武扬威地地穿行在大宣桥上,大宣桥桥头两面太阳旗交叉支立,一日本兵持枪站岗,日本战地摄影师拍下了大宣桥开通仪式的照片。

  日俄战争结束日本满洲军即将撤出奉天城时,日军逼迫清政府奉天当局以巨资购回大宣桥路权。1910年,大宣桥在河水冲击下受到损坏,在时任东三省总督锡良和社会各界支持下,大宣桥得到了较好维修,继续维持着人们在浑河两岸之间的方便出行。1912年,浑河发大水,这座木桥被彻底冲毁。

  应急而作用大的浮桥

  浮桥,指用船或浮箱代替桥墩、浮在水面的桥梁。军队采用制式器材拼组的军用浮桥,则称舟桥。浮桥可用于人行、公路、铁路。我国建造浮桥的历史十分悠久,公元前8世纪《诗经·大雅·大明》中曾记述,周朝周文王为娶妻而在渭水上架起一座浮桥,距今天已有三千年了,这是建造浮桥最早的记录。

  2015年初,作为市政协委员,为了提出建设浑河历史文化景观带的议案,笔者用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对康熙、乾隆、嘉庆、道光四位皇帝十次东巡祭祖与浑河的有关问题进行了研究,发现康熙皇帝率领上万甚至近十万人马是从新搭设的浮桥上跨过浑河。这从清代前期诗人高士奇《扈从渡浑河》一诗中可以得到认证。诗文曰:“浩淼看无尽,沧波滚滚来。浮桥齐渡马,大地不生埃。势接黄图壮,流从碧汉。寻源终有志,终忝汉臣才。”高士奇是康熙年间的江南才子,以诗文著称,先为侍讲,后官至礼部侍郎。有《情吟阁全集》《扈从东巡日记》《江村消夏录》等书传世。这首诗是他随侍康熙皇帝东巡渡浑河时所作。“浩淼看无尽,沧波滚滚来”,既是写浑河的水势,也在写康熙帝东巡队伍的气势。与舟船渡河不同,面对波涛汹涌的浑河,东巡大队人马几万人甚至近十万人是从搭起的多座浮桥上踏过浑河的。千军万马从浮桥上通过,前不见头,后不见尾,雄浑壮阔且无滚滚烟尘,从这壮景中不难想象清代前期浑河的浩大气势。

  在距康熙皇帝东巡二百多年后的日俄战争奉天大会战前后,为了运送物资、抢夺战场主动权,日本、沙俄侵略军不时在浑河上搭建浮桥,特别是日军搭设的浮桥比较多。笔者见到1905年日俄战争奉天大会战中日军搭建浮桥的照片,看上去非常简陋,有的高低不平,支撑物有圆木,也有小船;浮桥上既有马车、战车行进,也有士兵、百姓踏过。

  现在我们很难在浑河上看到浮桥了,但作为重要的交通设施,在没有桥梁的应急情况下,它确实发挥出了极大的作用。 

  临时搭建花费小的草桥

  草桥,也称土桥,就是在比较狭窄的河道上,用树木圆柱作支撑、横梁,在上面铺上高粱秫秸,再压上泥土,供车马、行人通过。前些年这样的草桥在农村的小河沟上还是比较多的,因为其所用材料比较少,搭建花费的人力、物力都比较小,而且实用。

  浑河上草桥搭建的历史一定很悠久,因为它太简陋,所以在各种志书上一般都不会记载。历史上浑河水势比较大,人马通过主要靠乘船渡过,所以浑河上流传下来很多渡口名,如七间房、石庙子、浑河渡口、十里码头等。

  浑河上搭建的草桥一般不会是整个宽宽的河道,它大都在秋去冬来的枯水季节,在河道上一段没有干涸之处搭建起来。草桥作为临时性的交通设施,可能在到来的丰水期自然就被冲毁了。日俄战争奉天大会战中,有一张日军战地摄影师1905310日拍摄的照片,照片具体位置在马家湾子(今沈阳世博园附近)一带的浑河上,日本侵略军满洲军第一军近卫师团的大队人马正在马家湾子浑河岸边休整待命,被日军逼着的中国人赶着拉有日军行李的马车,正行进在一座草桥上。草桥上是一根根圆木和树条子、高粱秫秸,草桥不宽,但下面的河水看起来很长。早春时节,河水冰凉刺骨,通过这段河水的最好办法就是搭建这座草桥了。

  历史最悠久最长的铁路桥

  在浑河胜利桥下游500米处,并排矗立着五座浑河铁路大桥,其中一座是沙俄修建中东铁路南满支线时,在浑河上建起的第一座桁梁大铁桥。此浑河铁路桥,1901年开工建设,1902年完工,1903年通车。全桥共23孔,全长819.2米。

  1907年修建南满铁路复线时,于1909年在本桥上游21.3米处,修建了一座孔跨及长度与本桥基本相同的桥梁,即为跨越浑河的第二座桥梁。

  复线开通后,新建桥梁作为南满铁路上行线桥,本桥作为南满铁路下行线桥。19351940年,浑河站南面的苏家屯站扩建为大型编组站,沈阳站至浑河站间通过能力紧张,于19391942年修建长大线沈阳站至浑河站间第三线,并于1943年在本桥下游103.5米处,修建一座双线桥,此桥为跨越浑河的第三座桥梁,但当时只在上游侧架桥。1954年修复双线桥,上下游均架设桥梁,开通后,上游侧桥作为南满铁路下行线桥,下游侧桥作为浑揽联络线跨越浑河的桥梁。这时原中东铁路南满支路浑河大桥(即本桥)作为南满铁路线中线桥。南满铁路中线桥是沈阳历史最悠久最长的铁路桥,距今已有115年的历史。

  沈阳人印象最深的水泥桥

  水泥桥指的是在伪满洲国时期,在今青年大街南端浑河上修筑的水泥公路桥,这座桥又被称为浑河老桥,虽然它被拆除了,但在新的浑河大桥旁,还可以看到浑河老桥自南向北第18孔桥墩及其他部件,可以看到老浑河桥的纪念碑。纪念碑的碑文清楚地讲述了这座老浑河桥的前世今生。

  1942年,浑河老桥立于丹霍公路274公里处浑河之上,为当时浑河上最大的混凝土结构公路桥。全桥共30墩、31孔,全长644米,宽8.6米,最大净高8.75米。桥梁上部结构为钢筋混凝土悬臂梁,双悬臂简支结构,下部为三柱式混凝土桥墩,基础为沉井及基桩。

  老桥伫立浑河之六十一载,既免除行人车辆舟楫之苦,成为连接城市与外部交通之重要枢纽,亦阅尽人间沧桑,经历城市巨变。因老桥年久风化,主体破损,已难堪重负,渐为1988年建成于东侧的新浑河桥所取代,后于1999年检测为危桥,遂禁止机动车辆通行。20031219日,浑河老桥被爆破拆除。

  1942年建设的这座水泥桥,严格说来已算不上浑河上最早的桥,但它留给老沈阳人的印象最深。那自南向北的第18孔桥墩及其他部件、老浑河桥的纪念碑,记录着浑河上桥的发展历史,讲述着浑河上桥的前世,更寓意着沈阳人对生生不息的浑河母亲河的热爱,昭示着美丽的浑河之上必将架起更多的瑰丽之桥,沈阳必将踏上振兴之路、幸福通途。(作者:荆绍福)